牌九大小
散文

粽叶飘香归乡情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作者:王祺  时间:2019-06-05 09:02:17   点击:

端午将至,我回到了我的故乡,那个贫瘠却让人眷恋的地方。

下车的那一刻,我又闻到了空气中散发着熟悉的味道,那是根植在我童年岁月中的味道,一种无忧无虑却也充斥着小秘密的岁月的味道。

迈上村口的那一刻,我竟有些犹豫,笑自己,这可能是近乡情怯的心理在作祟吧。而老家的天,还是那么蓝、那么暖,对我有着无限吸引力。

回奶奶家的路上,我顺便在村里随处转转,在我眼里,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。

有好几处院子里的大枣树探出来枝桠,但枣树所在的门户里早已没有了人家,而枣树依然年年生长、年年开花、年年结果再沉入地底,化作肥料,滋养来年的花朵,开出一树繁华。

在路口的一处,我意外地碰到了爱香姨,她一手挎着篮子,一手拉着活蹦乱跳的小孙女。她立马认出了我,迎上来和我说话,眼角眉梢竟是笑意。

“毛毛回来啦,你奶奶可是想你呢,天天念叨你。哎,她现在是老了,腿脚不好,整天待在屋子里面,就剩下想你了。”爱香姨感慨。

爱香姨是我奶奶的好邻居、好闺蜜,两人相差十几岁,却半生相携,犹如一家人。

爱香姨身材不高、略微发胖,看着是个有福之人,但奶奶曾和我讲过爱香姨的凄凉身世。她曾用爱香姨的故事,勉励我一定要对生活有信心,生活才能对你有信心。

爱香姨小时候家里很贫穷,又因为模样俊俏,被卖给了一家富户做童养媳。童养媳吃得少、做得多,仍免不了遭未来公婆打骂。但爱香姨却神奇般长成了爱笑、乐观的性格。十七岁那一年,爱香姨未来的丈夫从外地回来,已是一身军装,身边还带着一个长辫子的姑娘,两人是革命爱情。婆家将爱香姨扫地出门,她没争辩什么,娘家早已迁徙到外地,但她仍坚强生活。她开始捡破烂度日,直到一天,她遇上了一个贫穷的单身汉,牙一咬和他过起了日子。他们靠着勤劳、靠着自己的双手吃饱了饭,养育了四个儿女,摆脱了贫穷,将日子越过越好,成了村里人羡慕的对象。

奶奶说,爱香姨是有福之人。但这福气,难道不是爱香姨靠着自己的勤劳、努力经营来的吗?难道不是她逆着风行走,半生打拼来的吗?

爱香姨是我的榜样。

我和爱香姨一起相跟着走回奶奶家的胡同。果不其然,奶奶坐在家门口的大石头墩上,眼神涣散、面目慈祥,一动不动像一尊塑像。

“奶奶!”我迫切地喊了一声。

奶奶缓慢向我这边看来,她的眼神逐渐有了焦点,然后,她开心的笑了,像一个三岁的孩子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奶奶开始不开心了。她一直嘟囔着自己越活越不管用了,现在手脚不利索了,今年就连粽子都懒得包了。

而我小时候多么喜欢吃奶奶的粽子呀。

奶奶的粽子一出锅灶,虽然烫手,我当即就会咬一口,金黄的小米粒颗颗饱满,很香很诱人,里面还有大颗的枣子,都是奶奶院子里的枣树结的,像是灌了蜜汁水一样甜。

我正思念着奶奶的粽子,爱香姨就推开了房门进来,给我们送来了八个她包的粽子,还热气腾腾的。

“快,趁热吃。”爱香姨笑着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

我咬了一口,嘿嘿,还是如灌了蜜汁水一样甜。

真的,我打心眼里感谢爱香姨对奶奶的陪伴和照顾。而我自己和奶奶聚少离多,真是惭愧。

好人有好报。

爱香姨的子女现在都很有出息,她说自己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,她说,只要勤劳,日子就能越过越好。

这世间,有很多困难,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,但每个人,都要全力以赴,去赴汤蹈火走这一场,才不负此生,不是吗?

爱香姨,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,抚平回忆留下的疤,你的人生不管经历什么,终是踏实而幸福。

临别的时刻到了,我打心眼里多么不想走啊,不想离开这里,可时间,不等人。

当我走出去好久,回头一看,今年82岁的爱香姨搀扶着93岁的奶奶,还站在院门口,望向我行走的方向,虽然人小得已经看不清了,但我依然能感受到那两双循过来的灼灼目光。

说真的,这一幕,催泪效果极佳。